霧霾懸在空氣中,更堵在人們心裡。除了抱怨,還能做些什麼呢?石家莊市民李貴欣卻做出了另外的舉動,他拿著一份行政訴狀到石家莊市裕華區人民法院申請立案。訴馬爾地夫狀中的被告是石家莊市環境保護局,李貴欣的訴求不僅是要被告依法履行治理大氣污染的職責,還就大氣污染對其造成的損失提出由被告來進行賠償。 (2月25日《燕趙都市報》)
  起訴之路從一開始就不順利。2月19日上午,李貴欣先後到河北省高院、石家莊市中院立案大廳,均未被受理。20日,石家莊市裕華區人民法院接收了他的訴訟材料,之後將進行初步審查,七個工作日內給予是否受理的答覆。開局不利的狀況,大概與此案為“全國首例”有些關係,霧霾形成公共話題已有一段時間,但要說正兒八經地找個責任人送上被告席,倒還真沒人想到過。一般人的生活邏輯是這樣的:起床看看天氣預報,說今天“嚴重霧霾污染”,拉開窗帘一看果不其然,外麵灰矇矇一片像是在拍西游記,於是立刻戴上淘寶淘來的防PM2.5新型口罩、像往常一樣老老實實去上班,一路上刷刷微博看看朋友圈關鍵字,滿屏皆是拿霧霾開涮的段子,不由得咧開口罩後面的嘴巴哈哈一笑。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在哪裡?眾說紛紜,關我何事。
  霧霾是已然形成的結果,而它究竟是什麼行為帶來的產物,實在太難說得一清二楚。工廠的排放、汽車的尾氣、燃煤的煙囪、農民的秸稈、燒烤的攤子,甚至炒菜的油煙等等,霧霾的成分如此複雜,以至於不可能用一張餅圖的百分比來劃定各方的責任。俗話說“法不責眾”,何況受霧霾侵擾的地區面積廣闊,你能逮住誰說理?再從另一方面來看,霧霾影響的人口往往以百萬、千萬計,也容易使人們產生一種“攤薄損失”的心理:反正也不是我一個人在呼吸霧霾,骯髒的空氣不會區別高富帥和弔絲,也不會管你是平民還是名人,它平等地捂住了所有人的鼻子,我這麼個普通人,何必要強出頭?還是等那些有“製冰機租賃話語權”的人去爭取回清潔的空氣吧。
  確實,霧霾讓人們戴起了口罩,但不代表社會就該對此保持沉港式飲茶默,懶於追究。健康是一種權利,權利受到損害,唯有通過法律才能止損、獲賠,進而避免更進一步的傷害發生。李貴欣起訴環保局的意義,不是為人們豎起了批判的靶子,而是提醒了大家,維權的武器就是法律。如果還處於“尋找霧霾源頭”的思維定勢之中,那麼踏上起訴之路還不知要到何時,因為霧霾的源頭難找。但是,它的產生必然是政府治理中的某個環節履職不力所致;霧霾無形無體飄來飄去,自然送不上法庭,但政府責任容易釐清,環保局的辦公室不會搬來搬去。
  起訴環保局會有效嗎?能告贏嗎?假如輸了會怎麼辦?……問題接踵而至。答案是什麼,需要所有被霧霾困擾的人關鍵字一起來尋找。只有在不斷追問之中,我們才能梳理出責任的脈絡,才能透過霧霾,把隱藏在其中的被告一個個找出來,讓其為大眾的健康承擔起應有的責任。
(原標題:別再讓“被告”繼續藏在霧霾中)
(編輯:SN093)
創作者介紹

簽名會

mdzmcikkf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